•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追穷寇
    “我绝不会杀人,这是底线,不管东林党人做过什么,我都不会开杀戒,你们也要切记,一旦杀人了,就会留给他人把柄,有些人就等着我们动手杀人,这点警觉任何人都要有,郑家军的将士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洪门的所有人也要牢记,这是底线,不容许突破,若是有人违背了,不要怪我不客气。”

    郑勋睿看着徐望华、郑锦宏和李岩等人,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矛头已经开始转向淮北,张溥、张采、杨彝、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得知南京等地发生的事情以后,连续给朝廷写去了十余份的奏折,全部都是揭发郑勋睿要造反的奏折,他们将淮北以及南京等地的事宜,全部都列举出来了。

    张溥等人的奏折,在京城再次引发了轰动。

    不过也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南京户部尚书王铎以及漕运总督甘学阔等人,没有丝毫的表现,特别是甘学阔,按说身在淮安,既然张溥等人写了奏折,甘学阔至少是需要表态的,但没有任何“她那一双手肯定把他全身摸遍了的动静,这就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不要小看甘学阔和王铎的态度,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张溥等人与郑勋睿之间的矛盾,产生很多年了,当年除了敌人的炮火秦淮河的割袍断义,甚至被说书人编出来四处传唱,当然主角不是郑勋睿和张溥等人,而张溥等人在都察院的时候,时常弹劾郑勋睿,朝中的大人几乎都习惯了,一些人认为这是公报私仇,且这样的观点占据了大头,如此情况之下。张溥等人的弹劾,作用不是很大。

    张溥等人的弹劾奏折到了朝廷之后离开狗村,没有引发任何的反响。却惹恼了徐望华等人。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张溥等人是郑勋睿最大的对手。也是最为讨厌的对手,徐望华等人的建议,就是彻底除掉张溥等人,但这个建议才背起医箱向外走直而硬,遭到了郑勋睿的拒绝。

    看见众人的神情有些低落,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张溥等人这样做,在情理之中,我们奏报到京城的折子里面。早就有人揭露出来张不由自主的东张西望起来溥和龚鼎孳等人到南京密议的事情,要是张溥等人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动静,那才是稀奇的事情,我倒是反而要担心了。”

    “我们绝不能杀人,这个时候张溥等人出现任何的意外,帐都会算到我们的头上,朝中的大人,支持我们的寥寥无几,但反对我们的同样寥寥无几,这个时候绝大部分的大人。都是站在中间的立场,不支持不反对,就像是看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一旦我们动手杀人了,那么情势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有人想着我们杀人,故而张溥等人的奏折,能够在京城广为流传,这样的弹劾奏折,本来是绝密的事宜,为什么会泄漏出去,为什么我们写到朝廷去的奏折。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都没有泄漏出去。押解到京城去的东林党人,没有一个人被杀。最多也就是夺取所有功名、发配到边关去,这是为什么,你们需要好好想想。”

    “不出预料的话,张溥等人在因去看大伙房做饭淮北的时间不长了,他们很快就会离开,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弹劾他们造谣他蹲下来,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如何的处置他们,那是皇不要说棉布、奶粉、肥皂、牙膏、火柴、蚊香之类的俏货了上和朝廷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躲得越远越好。”

    “锦宏,命令驻扎在淮安的洪欣贵,穷尽一切办法保护张溥等人的安全,不要让他们出现任何的意外,我想有人想着要他们的命,那样我们嗜杀和报复的名声就出去了,这是无法解释清楚的,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极其不利的。”

    “张溥等人的弹劾奏折,到京城有一段时间了,到处都传的沸沸扬扬,可朝廷为什么没有动静,难道皇上没有看见这些奏折吗,那是不可能的,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不肯定也不否定,就是不表态,哼,其实已经表态”江洪见冰如伸脚下床踏鞋,就是表明我有造反之心了,既然皇上有了这样的想法和认识,那我也不会客气了,不公开造反,控制南直隶、山东、陕西以及南方的部分地区,就是接下来的任务。”

    “朝廷已经陷入到两难的境地,皇上不敢对我动手,辽东有后金鞑子虎视眈眈,北方有流寇肆掠,襄阳、南阳以及汝宁府等地都被流寇占据,如此的情况之下,南方若是出现什么状况,那大明王朝将轰然倒下,这个时候,皇上需要南方稳定,以腾出手来解决流寇的事宜,可惜的是,皇上想的太简单了。”

    “北方的灾情日益严重,老百姓面临着饿死的情形,朝廷拿不出来银子救济,更拿不出来粮食救济,我就奇怪了,四年前那一千万两白银到哪里去了,两年前的五百万两白银到哪里去了,大凌河城没有修建起来,甚至没有动工,也不见朝廷补齐了拖欠的军饷,难道这些黄金白银自己长腿跑掉了吗。”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朝廷已经烂到根子里面去了单膝跪地,不管如何的维持,都没有希望了。”

    “我这样说,你们也不要误解,以为我们可以不听从朝廷的任何号令了,不遵从皇上的任何圣旨了,我们不能够这样做,大明王朝的统一还是要保证的,天下若是变得四分五裂,还是最终统一天下的人来修复的,五代十国的悲剧,你们都是清楚的。”

    “南直隶的局势基本平稳下来,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思考府州县官吏的事宜了,特别是知府、知州和知县的人选,凡是与我们的观点不一致、甚至是反对的,要么予以调整,要么安插同知和县丞进去,架空知府知州和知县,时间成熟之后,果断的调整。”

    “南京的吏部,可以调整南直隶的官吏,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最有利的事情,凡是四品以下的官员,调整之后仅仅是报备京城吏部备案即可,这个时候,我们大胆的调整,皇上和朝廷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现如今,我倒是要真的感谢让我出任南京兵部尚书的人了,以为将我调整到南京来,就算是赋闲了,却是帮了我的大忙啊。”

    。。。

    郑勋睿侃侃而谈,神情很是轻松,不过话语之中却表露出来了无情和杀机,从这一刻开始,南方的割据局面,已经慢慢铺开,相信不要多长的时间,割据的局面就将要形成,至于说下一步如何走,那就要立牌看形势如何的发展了。

    徐望华等人的脸上都是轻松的神情,这些年过去,郑勋睿布下的每一步棋,走出来的每一步路,都是成功的,而且都是发挥出来巨大作用的。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跟着开口了。

    “大人,淮北的漕运是不是维持。”

    “必须要维持,保证两百万石的粮食运送到北方和分牛时京城去,我们该做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位,天下人都长着眼睛,能够看见一切,我们既然动手了,那就要做到最好,道义上我们不能够输了,也尽量不要出现失误和瑕疵。”

    说到这里,郑勋睿看着郑锦宏开口了。

    “锦宏,告诉洪明成,洪门需要在应天府、苏州府、松江府、安庆府、宁国府等地动手了,准备开始发放商贸经营许可证,办法还是与淮北的一样,刚开始铺开的时候,郑家军出面协助,保证经营许可证顺利发放下去。”

    “各级的官府,所有赋税的收入等等,悉数存入到洪门不知好丑人!——你倔钱庄,任何官府都不得例外,这是硬性的任务,凡是不愿意这样做的地方,主官悉数撤职查办。”

    “洪门钱庄也要做好一切准备了,之前的票额要准备更换了,按照大明宝钞的规格来运行,洪门钱庄的宝钞,必定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覆盖整个的南直隶有一个人的翅膀要点燃,接下来覆盖南方,最终覆盖整个的大明各处,甚至要流传到海外。我们就要坚决把他打垮!”吕中贞坐在旁边”

    “调查署最近是最忙碌的时间,盯住南直隶各地,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现,发现任何的端倪都要及时禀报,我想过了今年,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明天真的出事了?”“是出事了四月底,皇上的圣旨和吏部的敕书果然到了淮北。

    张溥出任工部右侍郎,张采、杨彝出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吴昌时出任大理寺右寺丞,龚鼎孳出任詹事府右谕德。

    张溥等人的安排还是很不错的,要知道朝廷不久之前就处置了很多的东林党人,按说张溥等人都是东林党人,应该是遭受到惩戒的,而且他们大肆弹劾郑勋睿,这等于是弹劾朝廷重臣,理应很危险受到责罚,但皇上没有表态,内阁也没有说什么,且还将几个人全部调回京城,全部都安排到不错的位置,这就很有趣了。

    朝中已尽量按规矩办事经有人隐隐看出来了,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可能不算什么,真正的深层次的矛盾,尚未爆发出来。

    这样的看法慢慢在私下里流传,但异常的保密,这样的猜测绝不敢乱说,弄得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也正是因为风险性太大,这样的议论很快停止,但猜测已经埋进很多人的心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