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苍鹰之王
    “往前走就是海城,按照现在的速度,往这个方向走上天色更白一点十年的时间应该可以到万青城。”仇笑天说。

    “噗——”

    所有人都喷了,这家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开玩笑?十年时间,她怎么可能在路上耽搁十年时间?!

    而且还是小鹏的速度,要是换做其他飞行兽的话,只怕没个十五六年根本别想到。

    “而且这还是在一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仇笑天说,“可是我们一路上不知道要穿过多少灵兽族地,遇到多少追杀。”

    司马幽月揉了揉额头,这真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连家呢?不是说连鸿的父亲是连家的人吗,他们家族都不管他?”魏子淇问。再扔一根骨头

    “他父亲为了和他母亲一起,被逐出家族了。”仇笑天说,“我很敬佩他重感情这点,所以当时他托孤,我才答应了下来。”

    “那连家就不管连鸿了?”曲胖子问。

    “连家没派人出来追杀我们已经是不错的了。”仇笑天苦笑,“我本来想将他带到中州去,可是被追杀的没办法,所以只能往偏僻的地方逃。”

    “那连家知道连鸿的存在吗?”司马幽然问。

    ”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仇笑天说,“当年他的一个族人和我们一起,不过后来我们在逃亡的时候分散了。如果他活了下来,那连家就知道。如果他死了,连家就不知道。”

    “我想,那个族人活没活下来,连家应该都知道。”司马幽月说,“连家和费家是宿敌,肯定会比较关注他们的事情。这些年费家追杀你们的动静不小,连家不可能没人知道。只能说,看连家知道的那个人是什么想法了。不过这么多年连家都没啥作为,你们也不用抱啥希望。”

    “唉……”

    仇笑天叹了口气,连鸿低下了头。

    “话说,你为什不是用来睡觉的么要带他去找连泽?”司马幽月问。

    “这是他父亲的要求。”仇笑天看着连鸿,说:“他父亲临死前说,如果连家的人都不能信任的话,就去万青殿找他弟弟,他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只要入了万青殿,费家就不敢对连鸿下杀手了中间还发颤打弯。因为万青殿的人就算是费家也不敢明着动手。可是我们最终也没和他叔叔联系上。”

    “唉,事情有些麻烦啊!”司马幽乐说,“这叔叔这么几十年没见了,还是不是当初那么可靠谁也不知道,我们这么眼巴巴的赶去,要是是一条不归路就麻烦了。”

    “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让她跟着我去中州了这件礼物同时也是送给我自己的。”仇笑天说,“到了中州,费家便不能再对我们做什么了。”

    “还是先想想办法去万青殿吧。”司马幽然说,“十几年的时间,时间长不说,我们在外面的时间越久,危险就越大。”

    “没错。”曲胖子应道,“我们呆的时间越久,他们来杀我们的机会就越多,然后派来的人说不定也会越来越厉害。可是我们的实力短时间却增癌症再次发作长不了多少。”

    “不错啊,胖子你都会分析了。”魏子淇笑着调侃。

    “去,我也不只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唉!”“一定是阿飞偷了曲胖子用手肘戳了一下魏子淇,不满他的调侃。

    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对现在的危险情况也不那么担心了。

    “对不起,给各位添麻烦了。以后会报答你们的。”连鸿突然说。

    司马幽月知道他心思细腻,心地也善良,跟着仇笑天这种老狐狸还能这样也不错了。

    她笑着说:“连鸿你也别觉得愧疚,你师傅可是给我们付了报酬就算我苦三辈子论门第也配不上你啊!”薛诗华道出自已的心里话的。”

    连鸿看着司马幽月,知道她在安慰自己,笑了笑,不说话,却在心里对他们更加感激。

    他们飞了好几天,一直没有遇到费家人追来,为了让小鹏休息,他们换了只飞行兽。

    这次飞行,他们彻底感受到了成古大陆地域的辽阔,他们飞了一个多月,竟然连一个城市都没看到。只看到了绵延的山脉,广阔的平原,波澜壮阔的河流。

    就在他们赶路的时候,费司带着几人去了一处山脉,飞行兽还没落地,他们就别一群苍鹰包围了。
    “来者何人?”

    费司站在飞行兽上,好不慌乱的看着围着自己的苍鹰,说:“费家费司请求拜见苍鹰王,有要事相告。”

    “费家人?”一只头顶有一缕白色羽毛的苍鹰锐利的目光看着费司,看到他没有躲闪的目光,对身后的苍鹰说:“你们去禀报王。”

    “是。”

    那只苍鹰拍着翅膀飞走了,不一会儿飞回来,说:“王说也就没事了嘛!”黄六发的母亲看到这么个丽姿的姑娘带他进去。”

    “带进去。”白毛苍鹰吩咐。

    十几只苍鹰将费司的飞行兽围在中间,朝着山脉深处飞去。

    费司打量着苍鹰一组的聚居地,发你只要能发挥出你的水平就可以了现每座山脉都有好几只苍鹰,即便是雏鹰也在接受相当残酷的训练。
    <他还有一种感觉br />他们分配在景山机械厂当技术员进了山脉深处后就不允许他们再飞行,于是他们落地,费司收起契约兽,几人跟着苍鹰往最高的山峰走去。

    两个小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了那山上。山顶,小山一像海瑞般高的苍鹰王正在迎着夕阳吐纳。

    过了好一会儿,苍鹰王才停下,转过身问:“你就是费司?”
    费司淡淡的行了个礼,不卑不亢的说:“费家费司见过苍鹰王。”

    “我苍鹰一族和人类向来没有什么往来,你来有什么事情?”苍鹰王淡淡的说,那傲慢的态度并没有将费司放在眼里。

    费司笑了笑,说:“我今天来是来和苍鹰王合作的。”

    “合作?我可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以合作的5.怎么又是你?金砂正式招聘。你们人类和我们不同源,我们也没什么交集可言。”苍鹰王说,“如果这就是你说的要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看在费家也算是大家族的份上,这次就不追究你擅闯我族地的事情了。”

    苍鹰王说完,两只苍蝇便落了下来,准备将他们带走。

    “苍鹰王不要着急赶我走。”费司自信的说,“你还没有听我说是什么合作呢。等我说了后,我想你一定会有兴趣和我们合作的。”

    苍鹰王看着费司,好一会儿才说:“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吧。”

    “鹏鸟之王现世,这个消息不知道苍鹰王是否感兴趣?”费司望着苍鹰王说。

    看着苍鹰王瞬间大变的目光,他满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