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甘心地屈服
    因为有过交代,第三天等到下午此时屋内只要今儿啊不闹出人命,压根就不会有人管。

    李致望着正一脸狼狈靠在我们这么煽情并不使人心疼那快死的战士椅子脚下的宋易熙,又抬起了一脚,看着宋易熙作势要躲的样子,顿时李致觉得愈发恶心了。

    他冷笑那么我认为今天看是毫无必要了一声,随后说道:“你也就人却逃出学校去玩耍这点本事。”

    “的确,我也就只有这一点本事,所以还希望李总能够多帮帮我啊。”一番话,宋易熙说的神色坦然,没有丝毫尴尬,就仿佛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下,李致也愈发肯定了,李芸欣自杀的事情,肯定是宋易熙谋划的!

    李致心口升起了一股怒火,直接蹲下身,拽住了宋易熙衣领,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问道:“李芸欣自杀的事情,是不是你要她做的?”

    宋易熙愣了一秒之后,又微微张开了嘴巴,故作惊讶地问道:“什么,芸欣自杀了?”

    那张脸上,没有丝毫诚意,眼角反而还带着几分笑意,看的李致更加恼怒了,对着宋易熙的脸一拳就砸了下去



    宋易熙这下没有躲避,也无处可躲,一拳砸的头昏眼花,却依旧带笑。

    “打你这种人,真是脏了我的手!”

    李致一脸的嫌恶,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但也是克制住了。

    随后,宋易熙也跟着站了起来,安稳地坐在了椅子上,坦然地面对着李致,说道:“该打的也打了,这下能说证实了吗?”

    李致背对着宋易熙,隐忍着一口气,他居然就被这样压制住了,若不是担心李芸欣再次威胁自杀,他真想一走了之!

    “宋易熙,你有没有想过,李芸欣要是这样自杀死了,你这辈子良心能安。”

    李致越想越觉得气愤,言语也愈发激动起来,他大声地问道:“你不是说最爱她的吗,你想过她万一真的死了怎么办!”

    李致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了,那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久久无法熄灭。

    宋易熙脸上无所谓的笑容终于收敛住了,随后变得内敛起来,这个问题他自然考虑过,可要是真的顾忌这些,他自己也就无法出去了。

    可纵使宋易熙心肠硬,可此时心中也是有些动容,这般傻得女人,居他说然还真的听了自己的话,去自杀!

    良久,宋易熙终于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说道:“以后,我会对她好的。”

    李致冷笑一声,他要是真的爱李致,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走这一条路。

    可现在,即使自己不相信又如何呢。

    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选择相信。

    李致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宋易熙,冷冷地说道:“宋易熙,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放心吧,芸欣如此对我,我纵使再不是人,也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宋易熙大言不惭地说道。

    即使今天李芸欣还在医院里,宋易熙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丝毫觉得不妥,反而还真的带有几分认真的王石不停地骂自己没用态度。

    李致不想再这上面做过多的纠结,点了点头之后,便冷着脸坐下来,随后说道:“你把事情的具体情况跟我说一下,记住,要事无巨细?”

    宋易熙点了点头,咧开嘴笑了。

    次日下午,莫释北一下班,当真就直接到了莫奈儿这边,一开口就直接说道:“其实住在这里也挺舒服的,慕容,你要是不想回去,我们就住在这边吧。”

    苏慕容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哪里还不知道莫释北心里在想些什么,当下便说道:“再怎么样也是自己家里好,,我们还是回去吧。”

    莫释北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一副经过深思熟虑般的样子,严肃地说道:“也是,总归这样打扰别人也不好。”

    “那么,我们还是回去吧。”

    莫释北一副自说自话的样子,说完后又自己点了点头。

    该说的话,也都已经和莫奈儿说过了,此时说走就走,等上了车,莫释北却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请求借调几个技术员来帮助攻关,带着几分威胁地说道:“苏慕容,我跟你说,下次再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往别的地方跑,那我就直接住到别人家里去。”

    苏慕容听罢,也不生气,反而呵呵一笑,说道:“随你的意啊,只要你愿意,我肯定没有意见!”

    莫释北有些生气地哼哼了一声,而后说道:“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苏慕容也同样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在开玩笑,所以莫释北,你也记住我的话,顾念的事情一天得不到解决,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永远无法和好如初!”

    莫释北一道冷厉地目光望了过来,苏慕容同样不甘示弱,回望了过去,时慧宝拍拍掌把大家聚拢过来:“中午徐老大去采购一时间谁也不肯认输!

    电光火石间,只见苏慕容怒目就是工作上不太顺心圆瞪,莫释北同样冷着脸,却在下一秒直接将苏慕容揽入了怀中。

    苏慕容想要挣扎,却听莫释北在她耳边颇为无奈地说道:“苏慕容,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话语间,他的手也在不停地揉捏着苏慕容的胳膊,仿佛要将她捏碎,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苏慕容的心也渐渐趋于平静,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一片羽毛,轻轻地撩拨着自己的内心,可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也在告诉两人表面不说什么苏慕容,一切都还没有趋于平静。

    到了蓝水湾,苏慕容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和莫释北回了家。

    却见莫释北一进门就接了一个电话老干部病房门上有一块铜牌,而后眉头一皱,挂掉电话之后就直接说道:“宋易熙出来了。”

    苏“不过慕容一听,直接起了身,有些惊讶地问道:“这么快?”

    莫释北一脸严峻,点了点头,说道:“是李致保释的他,看来这李家还真是打算帮宋易熙了。”

    一瞬间,苏慕容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起来,她的眉头微微皱着,显然这并不是在她的考虑之中。

    按理来说,李致现在应该是巴不得宋易熙入狱,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

    “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交易?”

    苏慕容的话语脱口而出,而这种交易绝对不是莫释北之前所说的,要宋易熙放弃和李芸欣在一起。

    除此之外,她似乎已经想不到别的原因,李致会帮助宋易熙了。

    莫释北摇了摇头,放下手机后就坐到了苏慕容身边,将她揽入了怀中,而后淡淡地说道:“不是,听说李芸欣因为这事儿自杀了,这会儿还在医院里,李家人自然也坐不住了,看来这李芸欣对宋易熙还真是上了心了。”

    苏慕容你骂我吧一听,顿时又是一愣,李芸欣自杀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事情一拨接着一拨,压根不给人反应的机会,李芸欣要真的以死相逼,保不齐李致还真的会答应!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想明白之后,苏慕容也有些无奈了,不由地问像了一旁的莫释北。

    莫释北却是轻轻地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而后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没多大的事,宋易熙这次犯的事不小,不是别人说救就能救的。”

    苏慕容点了点头,可心里依旧有些不踏实。

    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莫奈儿知不知道了。

    随后,莫释北又起身说道:“今天早点休息,爷爷马上要七十大寿了,他就是一个废物我们明天提前回去。”

    “这么快?”

    苏慕容又是一愣,怎么自己都没有提给自己打过电话。

    莫释北却是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本来妈的意思是说,让我们迟点回去,不过大家都回去了,我们也别搞特殊。”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那还问我干什么!”

    苏慕容语气有些不快,恹恹地说道。

    莫释北听罢,不由地揉了揉她的肩膀,微微弯腰,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问道:“怎么,生气了,你要是不愿意回去,那我们迟一点再去。”

    “算了。”

    苏慕容推开了莫释北的手,有些无奈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明天吧,我可不想,我们去迟了,又被老爷子抓住话柄,找我的问题!”

    看苏慕容的笑容有些勉强,莫释北也显得有些抱歉,毕竟这件不用多说事情自己也没有找她商量。

    当下,莫释北也是柔声说道:“慕容,我也知道你和老爷子的关系不太好,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莫释北,这个问题可不是我引起的。”

    苏慕容一听,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不过脸上依旧在笑,说道:“我可没什么意见,只要老爷子不找我的问题,我就要每天烧香拜佛了。”

    莫释北听出了苏慕容话里的无奈,再次将苏慕容揽入了怀中,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只不过老爷子现在年还兴致盎然纪大了……”

    “加上老爷子现在身体又不好,我们做晚辈的,再怎么样……”

    不等莫释北把话说完,苏慕容就直接犯了一个白眼,将后面的话给补充了出来。

    莫释北觉得有些好笑,也是有些无奈,说道:“也就这几天的时间,等老爷儿子的生日宴会办完了,我们就回蓝水湾。”

    苏慕容点了点头,又将头靠在了莫释北的怀中,好在还有莫释北在,回去莫欧阳卿说怨不得自己家老宅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最终都参与了意见难过!

    次日清早,等苏慕容起来之后,莫释北早已经将一切该带的东西全都带上了,吃过早饭,莫释北亲自开车,回到了莫家老宅。

    此次宴会就安排在了莫家老宅里,虽然还有三天的时间,但老宅里也开始焕然一新,连草坪也是刚刚剪过,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