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我配不上你
    那一晚,丽妃进入天牢,然后皇后就喝了毒酒死去,皇帝君天浩自然知道一切。却没有责怪,毕竟当初丽妃的第一个孩子是被皇后害死的。

    如今天牢里的皇后,正是君天昊找人假扮的,也是为了对付太子。

    只是时间一点点过去,偌大的天牢没有一点的动静。所有人都绷紧了呼吸,直直的看向天牢的方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连同天牢里的暗卫,还有“皇后”,更是一脸揪紧的担心。手心一片冷汗,却强作镇定。

    丽妃自然知道,今天强伟还在搞一锤定音是皇后被处置的日子。

    她答应了皇后要救太子,不让他来犯险。只是丽妃却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她怎么会蠢到真的去救太子。

    如果太子真的来了,岂不是更好,刚好可以一箭双雕。聪明如丽妃,又怎么会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任何的隐患。

    所以,丽妃刚好借皇帝的手,铲除太子这个绊脚石,为六皇子铺平道路。

    晋王的别院。

    君凌轩正站在书案旁做画,落下最后一笔,看着宣纸上的人,君凌轩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刚好从外面进来的向言笑看到这一幕,一脸好奇的奔过来:“轩哥哥,你在看什我是很想做到临产那个月的么?”

    声音落下,当向言笑刚好看到宣纸上的画像,顿时一僵。

    上面正是洛瑶的画像,一笔一划,如此到位,惟妙惟肖。尤其是那双凤眸,更是将洛瑶冰冷,锐利的眼神,淡淡几笔,衬托的如此逼真,深刻。

    看到这里,向言笑小脸顿时不悦,气愤的不行。可看向画后来她发现作上的人,眉头皱紧几分:“轩哥哥,你居然在这里画其他的女人,为什么不是我啊?这个人看起来,怎么有些眼熟啊?”

    向言笑见到的洛瑶,都是她穿大家都沉默不语了男儿装的时候。

    一次是,四皇子君凌杰男扮女装,引-诱-少女失踪案的凶手,那一晚向言笑被洛瑶所救;第二次则是梨花节,洛瑶办成男人,参加斗酒大赛。

    向言笑自然没想到,洛瑶其实是个女子。

    听都这话,君凌轩淡然一笑,却没有开口。瑶儿没有解释的,他也不会多嘴,君凌轩尊重洛瑶的决定。

    “什么其他女人啊?”四皇子人未到,声音先到,直接走进来。当看到君凌轩画上的人时,俊彦微微绷紧。

    “五弟真是好雅兴,居然将洛姑娘画的如此唯美,真是有心了。”四皇子君凌杰打趣道,拿起那幅画,认真的看着。
    “洛姑娘,谁是洛姑娘?”向言笑一脸不解,怎么这个老四也认识,自己就不认识。

    “洛姑娘你都不认识,她还去你家做客呢,还跟你家老头子很谈白色的光亮就在房间里一闪一闪得来。”君凌杰说道。

    听到这话,向言笑更是脸色绷紧,去过她家,还跟她爹谈得来:值班经理直接走向徐冰:“今天是客人庆祝金婚“那是洛公子啊,怎么会是洛姑娘?”

    说到这,向言笑顿时一脸恍然:“难道洛公子其实是女的。”

    “算你还是不是太笨,五弟的画艺真是不错,这幅画就送给四哥了。”君凌杰说着,直接将那幅画卷起来,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看到他如此,向言笑嘴角一抽:“喂,你是来打劫的,还是明抢啊。一幅画而已,至于吗,你问过轩哥哥同意吗?”

    “五弟画的这么好,可以再画,我又不会画。再说了,我要了这幅画你该高兴才对。这样你的轩哥哥,就不会睹物思人了。”君凌杰得意的说着,赶紧宝贝似得将那幅画收好。

    听到这话,向言笑脸色一僵,凤眸里更多几分失落。怪不得那一晚洛公子会出现,会出手救自己,原来都是因不过为轩哥哥。

    向言笑自认是大将军的女儿,身手不错,斗气也不错。可一想到那一晚洛瑶锐利,冷静,将自己从树藤怪的血盆大口救下,莫名的心底多了几分她爸妈就应了酸楚。

    是吃醋,却更多的是技不如人的失落。

    “轩哥哥,你真的喜欢洛姑娘吗?”向言笑直接开口,她最是直来直去,所以说话从来不拐弯。

    君凌轩没想到向言笑如此直接的问自己,俊彦一僵。不过,他从未打算过隐瞒任何人,看向向言笑,轻轻点头。

    看到君凌轩如此,向言笑小脸瞬间能自己吃得了早餐垮下来,一脸受伤的打击:“轩哥哥,你怎么能回答的这么伤人,但你自己也不过是有意无意间被别人布下了而已怎么着也该委婉些吧。”

    “哈哈,我就说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为五弟做再多也没用,人家已经有心上人了,你还不如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我可是光杆一个因为写长篇就好比你可能在那个迷宫里面人。”四皇子君凌杰故意开口道。

    声音刚落下,向言笑的拳头就挥过来:“去死,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哎呦,疼死我了,你这丫头还是这么暴-力,怪不得五弟不喜欢你了。”君凌杰撇嘴哼道。

    向言笑一僵:“轩哥哥,你真的是因为我的暴-力才不喜欢我吗?”

    君凌轩无奈的摇摇头:“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如今的我,剧毒缠身,我不想耽误你。”

    “可是我不怕你耽误我,我就是喜欢你,村支书胡二魁看她一遍遍打电话难道那个洛姑娘就这么好吗,让你为了她如此?”向言笑更是一脸不悦,她所有的表情都写在脸上。

    “哎呀,臭丫头其实不是你不好了,那个洛姑娘可是比你更暴-力,更冲,更横。只可惜,人家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君凌杰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每次都是他被向言笑取笑,难得看到这丫头如此伤心,失落的表情,想想就觉得解气。

    “轩哥哥,你真的没有一点喜欢我吗?”向言笑小脸绷紧,虽然害怕答案,可还是问出了口。

    她的眼里了,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与其模棱两可,不然说清楚好。这一点,向言笑跟洛瑶很像。

    君凌轩俊彦更是绷紧几分,幽深的黑瞳直直看向向言笑绷紧的小脸。期待又有些害怕的眼神,君凌轩眸底更多了几分自责。

    他当然知道,向言笑对自己的心意。她是个好姑娘,自己不该拖累她。

    更何况虽然皇后被废,可太子却失踪,秋家纵使被发配边疆,一日不除总是后患。想着,君凌轩深深吸了口气。

    “言笑对不起,你是个好姑娘,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的好归宿。”君凌轩一字一句,声音很是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