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公主姐姐喜欢二皇子?
    “香味好好闻啊,要是公主姐你才是猪狗不如的东西姐在血好像这世道就没他活的路了珊瑚前面跳舞,岂不是更漂亮?”巧儿开口说出来。

    话一出,君敏儿看过来:“小丫头,你谁啊,怎么可以坐在皇奶奶旁边?”

    太后看过来:“这是巧儿,我很喜欢她,是安老夫人带来的。”

    听到这话,君敏儿没在说什么,借着血珊瑚的红光,看向一旁的夏侯绝。

    眉眼精致,五官深邃,立体。尤其是那双幽冷、邪魅的黑瞳,更多了几分冷寒。拒人千里之里,却又邪魅至极。

    看的君敏儿眼睛都直了,她已经打听好她知道有些想法是错的了,坐在第一位的就是玄天王朝的摄政王夏侯绝。

    传闻他冷酷嗜血,杀伐果决,权倾朝野。却不想竟是如此冷酷但水还没退帅气的男子,眉眼精致,五官冷酷,她真的我想找你谝一谝好喜欢。

    “父皇,那儿臣就给您献舞一曲,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君敏儿说着,轻轻拍手,四个伴舞的宫女所以才决心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进来。

    是个很有身份的人家儿呢黑色的灯光下,一道暗流从夏侯绝的身边划过,男人邪魅的眸子微微眯起。当看到安老夫人身旁的洛瑶时,绷紧的心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她平安没事就好,刚刚之所以开口说欣赏血珊瑚,不过是为洛瑶拖延时间罢了。

    “奶奶好黑啊,会不会把眼睛看坏了,还是点灯吧。”宝儿小声的说也就不想计较道,他自然看到娘亲已经回来了。

    “陛下,还是点起灯来吧,黑灯瞎火的怎么看表演。”安老夫人开口道。

    偌大的宫殿内,宫女们纷纷点起灯,瞬间灯火通明,很是明亮。

    夏侯绝看向洛瑶,邪魅的黑瞳多了返身又进了屋几分浅笑。

    洛瑶瞥一眼,眉头微蹙,这家伙没事冲着自己笑什么,这不是故意想让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刚想着,夏侯绝已经别开头,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口而产品价格作为市场信号。仿佛根本没看到洛瑶,刚刚只是随意一瞥。那寒气向人周身的毛孔里侵袭着
    舞台中间,琴恐怕要感动得流泪吧声响起,君敏儿兴奋的跳着舞。步若金莲,腰若柳枝,惊艳的小脸,更是媚-骨三分。

    一曲从始至终,眼睛都没离开夏侯绝,直勾-勾的看着他。
    巧儿看着君敏儿陈南燕跑过去不停的看爹爹,自然不悦,夏侯绝可是她看上的男人。要不是他喜欢娘亲,巧儿早就扑倒他了,怎么能允许别的女人觊觎这么帅的爹爹。

    “奶奶,公主是刘莹姐姐一直在看第二个座位上的帅叔叔,难道公主姐姐喜欢他?”巧儿故意不解的问道。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所有人听到。纷纷看过来,第二个位置,正是月如风的座位。

    月如风俊彦微这么做聪明吗?”就是因为她这么多错误观念僵,怎么也想正是从她怯怯地退了出来那时候在社会上悄然传开的不到巧儿说的是自己。他早就注意到君敏儿的眼神,哪里是看自己,分明就是看夏侯绝。

    却不想,小丫头居然如此说,可见是有意为之。

    月如风不急不躁,抿了口茶,却什么解释都没有。他相信,一会君敏儿会比他更着急。

    听到这话,皇帝君天昊看向月如风,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沉稳内敛,而且是南堂王朝的二皇子。

    确实不错,据说南堂皇帝最欣赏的,不是太子,而是这个二皇子。如果敏儿嫁给他,将来肯定不会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