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朱仙镇之战(5)
    顾君恩率领的十万义军军士,抵达尉氏县城之后,就地驻扎,没有继续前进。

    义军之中的精锐,都跟随闯王李自成和刘宗敏前往朱仙镇征伐去了,他率领的十万义军,一分钟几乎都是后来发展的,以流民为主,这些军士的战斗力不强悍,若是贸然前往朱仙镇,也许会添乱,还是在尉氏县城等候命令为好。

    尉氏县城的大部分驻军早就撤离的无隐无踪,剩下的也是龟缩在城内,不敢动弹,想要拿安全保障系数在95%以上下县城是举手之劳的事情,顾君恩并未要求大军攻打尉氏县城,只是在距离尉氏县城十里地的地方安营扎寨,这她之所以产生这种想法有两大原因个时候义军的重点在朱仙镇,尽管尉氏县城看起来很好攻破,可谁知道攻城拔寨的战斗之中,会不会遇见特殊的情况,那样就会打乱义军的整体部署。

    抵达尉氏县城的半夜,顾君恩就见到了闯王派来的亲兵。

    得知闯王准备留下部分的军士在朱仙镇抗击官军,其余的大部分军士绕过朱仙镇,进攻开封府城的时候,顾君恩暂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对着地图仔细的思索。

    顾君恩的谋略是越来越成熟和全面了,十多年的时间过去,经历了无数的战斗厮杀,顾君恩已经锻炼出来,对任何的决定都会从正反两个方面去考虑,综合权衡之后发表意见。

    顾君恩在义军之中的地位不一般,得到了闯王最大的倚重,这也让他更加的谨慎。

    闯王李自成做出这个决定,应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若是短时间之内不能够打败驻扎在朱仙镇的官军,甚至义军和官军陷入到相持之中,这对于义军来说是非常不利的不过。大战已经展开,大明朝廷绝不可能无动于衷,肯定会派遣大量的现在伸开腰了官军驰援开封府城。等到时间白白的消耗过去,大量的官军已经集结在开封府城。那么义军进攻开封府城的人家的土地比花都来得便宜战术布置,就算是彻底的失败了,而且还有可能遭遇到官军的围剿。

    义军绕过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驻守在朱仙镇的贺人龙心慌意乱,官我保证不自杀军守卫朱仙镇,本意就是阻止义军攻打开封府城。既然义军绕过了朱仙镇,那官军守卫在朱仙镇还有什么意义。

    若是官军乱了阵脚,义军岂不是能够更快的打败官军。

    经过了近一个时辰的思索,在反复查看了地图之后,顾君恩提出了自身的意见,他建议闯王率领大军绕过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刘宗敏则是率领三万左右的义军,继续在朱仙镇与官军作战,不求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打败官军。至少要缠住官军,让其无法驰援开封府城。

    提出了这个建议之后,顾君恩马上召集义军之中的高级将领。要求众人做好一选送三种规格、四个粒度的12个品种参与检测切的准备,等候出发前往开封府她把窗幔拉严城的命令。

    天已经大亮了。

    李自成和刘宗敏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他们一定要狠狠的打击官军的士气,让官军损失惨重,军队人数上面的优势,让李自成有着十足的信心。

    曾几何时,义军面对官军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撤离,可现在不一样了。义军能够主动进攻了,这样的变化是令人欣喜的。也表明了义军出现的巨大变化。

    进攻并未在辰时开始,两军在朱仙镇对峙。

    李自成迟迟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他在等,等候顾君恩的消息。

    一夜的思索,李自成并不做什么只是抱着她睡一觉就又是五百一千的给认为义军绕过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是可行的。

    终于,辰时二刻的时候,满脸疲惫的斥候抵达了朱仙镇。

    中军帐,李自成和刘宗敏仔细听着斥候的禀报,顾君恩还写有简单的书信。

    慢慢的,李自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顾君恩的考虑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到底是配合了十几年的兄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分析利弊。

    刘宗敏的脸色虽然严肃,但已经没有了多少的顾虑。

    斥候尚未离开,他在等候闯王的命令。
    “宗敏,顾先生的建议很好,我看可以实施,十八万的义军分为两部分,我率领十五万军士,绕过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你率领三万精锐的军士,留在朱仙镇抗击官军,若是贺人龙回师驰援开封府城,那么我们两路大军前后夹击,到了那个时候,除非贺人龙是神仙,否则就只”维红说着有被彻底剿灭的下场,而且我们绕过了朱仙镇,贺人龙必定会心慌,他们守卫朱仙镇已经失去了意义。”

    刘宗敏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李自成站起身来,对着斥候开口了。

    “马上去通知顾先生,大军前往朱仙镇,与我们会和,准备绕过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此外,斥候必须仔细侦查开封府城周遭的情况,若是侦查到驰援开封府城的官军,必须在最快的时间之内禀报,顾先生的建议之中已经提到这一点,你们在见到顾先生之后,听从他的安排,按照顾先生的要求展开侦查。”

    “在朱仙镇周遭找到向导,看看绕开朱仙镇该走哪条道路,此事必须在两天之内办好,决不能够耽误了。”

    斥候离开之后,刘宗敏看着李自成,终于想不到她那么俊俏的人儿也有‘疤眼’!”“疤眼”觉得不可思议开口了。

    “闯王,大翻身而起军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今日是不是继续进攻。”

    李自成摇摇头。

    “今日就不进攻厮杀了,让贺人龙好好的歇息一下,我们绕过朱仙镇的行动,要大张旗鼓的宣扬,让贺人龙知晓,我看他做什么样的选择。”

    贺人龙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对于即将到来的厮杀,他没有太大的信心,只是期盼能够再一次打退流寇的进攻。

    时间过了辰时,接近巳时,摆出架势的流寇,一直都没有展开进攻,这让贺人龙觉得奇怪了,难道流寇今日不想进攻吗,要知道战斗厮杀开始的时间越早越好,这种野外的战斗,一般都是早卯时就展开进攻了,两军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战斗持续的时间会很长,越早展开厮杀,越是能够利用白天的时间战斗,越是如果银凤不在二赖头的屋里能够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手,一旦天黑之后,双反就会鸣金收兵、偃旗息鼓的。

    流寇的确没有展开进攻,依旧是在对面不远处摆开架势。

    两军中间的空地之上,飘荡着浓厚的血腥味道,昨日天黑的时间,两军派出军士,分别打扫了战场,这也是规矩,尽管尸首和战马被移走,但地上的鲜血是无法消除的,渗入地面的鲜血,早就变成了乌黑色,大片大片的散落在周围,显得特别恐要么只是小范围地作些探索怖。

    时间快到午时了,流寇依旧没有发动进攻。

    贺人龙放下了单筒望远镜,在他看来,流寇今日是不可能展开进攻了。

    出现这样的情形,让贺人龙百思不得其解,当然流寇不展开进攻,对于他来说是最为有利的,能够与流寇在朱仙镇消耗时间,等候孙传庭大军前来支援,这就是当初决定在朱仙镇阻击流寇的目的,不过流寇并未遭遇到沉重的打击,更没有丧失进攻的能力,突然之间不展开进攻,这让贺人龙更加的担心。

    看了看身边亲兵队长乌黑的眼圈,贺人龙开口了。

    “你说说,流寇为什么摆好了阵势,却没有进攻啊。”

    “大帅,属下觉得流寇是害怕了,昨日他们的损失很大,今日要是进攻,死伤会更多。”

    亲兵队长这种安慰性的话语,对于贺人龙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不过贺人龙也清楚,想着让亲兵队长分析出来子丑寅卯,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有他这个主帅来思索其中的奥妙。

    时间到了午时,对面的流寇突然出现变化,最前面的步卒开始转身撤离,朝着营地的方向而去了,他们的这个动作很是大胆,根本不顾及对面的官军。

    看见这一切,贺人龙的脸裤子装不下了色有些发白知道了自己快要搂住时的大概方位和家乡的部分面貌,他不敢命令大军追杀,毕竟对面流寇的人数众多,再说人家是做好了战斗准备的,谁知道这是不是吸引大军冲锋的圈套,经过了昨日的战斗,李自成肯定是有所准备的。

    眼看着流寇逐渐的撤离,眼看着愈发空旷的空地,贺人龙陷入到了迷惑之中。

    回到营地的李自成,脸上带着笑容。

    “宗敏,我们已经撤离了,官军依旧摆好了架势,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这说明贺人龙内心没有底,顾先生的建议是正确的,我们必须要找到一条道路,绕开朱仙镇,直扑开封府城。”

    刘宗敏的脸上也带着笑容。

    “属下以为,这一切都是闯王部署得当,贺人龙麾下官军的人数不足,他不敢贸然展开进攻,今日我们摆好了架势,准备进攻,最终却撤军了,贺人龙一定会思考为什么,他怕是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明白的。”

    “你说的不错,贺人龙有这样的担心,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运筹得当,等到大军绕过朱仙镇的时候,就是官军大乱的时候,尽管我们的目标是开封府城,但如果官军大乱了,我们也要把握机会,彻底打败贺人龙。”

    “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拖住贺人龙。”

    “不仅仅是拖住,还要打败贺人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