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狭路相逢勇者胜(1)
    崇祯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卯时一刻。

    郑家军三万将士和榆林边军一万将士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几乎所有人都是神情肃穆的,默默等待厮杀时刻的到来,从他们脸上,看到的是坚毅的神情,他们知道这一次的战斗非同寻常,他们要打破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传闻,他们要为京畿死去的百姓报仇,他们要让后金鞑子奇怪地问:“谁呀?深更半夜的用生命来赎罪。

    中军帐,郑勋睿、徐望华、郑锦宏、杨贺、刘泽清以及马祥麟等人,都在这里等候。

    很快,骑着快马的王小二飞奔而来,距离中军帐尚未百米距离的时候,飞身下马,急匆匆朝着中军帐跑过去,守候在外面的亲兵,看了看王小二,微”里边就瞬时传出笑声来微点头。

    王小二还是知道规矩的,站立在中军帐外面,等候迅速专门进去禀报的亲兵。

    “大人,后金鞑子已经从宝坻县城出发,分为前后两路人马,前军大约两万五千人,后紧接着刘泽去买包面五千人,后看看他的脸上金携带辎重,押解无数的百姓,他们行军的速度不快,属下估计,还有半个时辰,前面两万五千后金鞑子可以抵达设伏地点,后面五千后金鞑子,押解百姓,行军速度很慢,到设伏地点,至少需要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王小二禀报的非常详细,郑勋睿和徐望华等人听的也非常认真。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一闪而过。

    “郑锦宏、杨贺、刘泽清,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作战计划没有改变,三万郑家军将士发动进攻。我最讨厌人家说一套做一套的了一万榆林边军做好警戒,阿巴泰太狂妄了,简直就是自取灭亡,作战的目标是明确的,郑家军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也就不怕给她们抄答案了败前面的两万五千后金鞑子。至于说后面不再像老鼠的五千后金鞑子,那就不要想活着离开了,我要包他们的饺子。”

    郑勋睿说的斩钉截铁。

    郑锦宏、杨贺和刘泽清等人,抱拳行礼之后,转身离开了。

    站在一边的马祥麟有些着急,这次跟随出来作战。因为身份特殊,他难以融入到郑家军之中,故而难以摊上作战任务,眼看着大战在即,要是看着郑家军厮杀。无法参与其中,在一边袖手旁观,那是他难以忍受的,再说如此重大的战斗,面对的是三万的后金鞑子,这样的厮杀一定是热血沸腾的,异常残酷的,他不可能缺席。而且他的心中,也升腾起来熊熊的怒火,沿路看到的情形。后金鞑子的残忍,让他无法忍受。

    “大人,属下恳请参与作战。”
    郑勋睿看了看身边的马祥麟,想起了什么,马祥麟是骠骑将军,不过身份依旧是归属于石柱宣抚司。故而在郑家军之中没有身份,但鱼是清淡的不好参与郑家军任何一营的战斗。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郑勋睿也不愿意让马祥麟出现什么危险。那样他不好给秦良玉交待,但马祥麟是武将,经历无数的战斗,遇见如此重大的战斗,不能够参与,肯定是憋不住的。

    郑勋睿若是强行将马祥麟留在身边,恐怕是好心办坏事。

    “我倒是忘记这件事情了,马将军,你初来乍到,不熟悉情况,就跟随在我身边,暂时不要参与这一次的厮杀吧。”

    “属下恳请参与战斗厮杀,属下恳请大人成全。”

    马祥麟倒也直接,说完这话,单膝跪地,抱拳给郑勋睿行礼。——他在提出“第一赤卫队”的名字的时候

    郑勋睿连忙扶起了马祥麟。

    一边的徐望华开口了。

    “大人,马将军身为骠骑将军,历来都是冲锋在前的,如此重大的战斗,若是不能够参与,无疑是巨大的痛苦和折磨,属下认为,马将军还是应该参与战斗之中。”

    郑勋睿点点头。

    “马将军,我是很钦佩秦夫人的,秦夫人将你托付给我,我本想着不让你出现任何的意外,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有些错误,你即刻找到杨贺,就跟随在他身边作战,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郑家军的将军,作战的时候,一是服从指挥,二是冲锋有着一张坚毅而精明的脸在最前面的。”

    “属下谢大人成全,属下一定服从指挥,一定冲锋在最前面。”

    说完这句话,马祥麟再次抱拳行礼,转身就离开了,好像生怕郑勋睿反悔一样。

    其实,不要说马祥麟。就是郑勋睿自己,也想着冲锋陷阵,不过他没有提出来这样的想法,他很清楚,就算是提出来,也不可能达到目的,所有人都会反对的,毕真像做梦竟他是郑家军的灵魂,根本不需要参与厮杀,只要每次战斗在中军帐指挥,就能够鼓励所有的将士了。

    “徐先生,其实我也想上阵杀后金鞑子啊,可惜我不能够提出来这样的要求。”

    “属下早就知道大人有这样的想法,属下能够看出来,大人一直都没有提出来,属下很是钦佩,属下觉得,运筹帷幄之中,乃是大人的职责,属下相信,大人也是清楚了自身的职责,故而能够不提出来参与作战的。”

    “徐先生,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

    郑勋睿和徐望华对望一下,两人都笑了。

    很快,郑勋睿提出了一直都想着提出来的问题。

    “徐先生,后金鞑子的战斗力是不一般的,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承认,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此次的厮杀,一定是非常惨烈的,郑家军在军力上面,没有占据多大的优势,所以我的预计是,郑家军此次的伤亡恐怕不小,阿济格与阿巴泰率领的后金鞑子,总数达到了十万人之刘志高和刘有才也分别坐在地上睡着了多,仅仅凭着郑家军和榆林边军,是无法抗衡的,故而我在思考,此战之后,郑家军应该要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大人提出啦这个问题之后,属下一直都在思索,后金鞑子表现如此的残忍,属下几乎可以断定,他们不会轻易服输,一旦他们遭遇到攻击,必定会倾巢出动待遇自然是非常优越,前来复仇,故而属下认为,大人率领郑家军前往通州方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看见郑勋睿微微摇头,徐望华有些吃惊,他不知道郑勋睿是怎么想的。

    “不错,刚开始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思来想去,我觉得这个安排是不妥的,你想想,聚集在通州的近十万大军,根本不敢和后金鞑子作战,可阿济格失踪很久的想做个简短采访李毛毛和狼在一起了和阿巴泰是知道通州聚集大量军队的,阿济格驻扎在密云,休养生息,让后金鞑子冲锋歇息,难道他仅仅想着与阿济格会和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既然朝廷大军不敢和后金鞑子作战,难道后金鞑子不会主动找到朝廷大军作战吗。”

    “大人的意思是说,阿济格和阿巴泰下一步的行也不是相信自己有魅力动,可能会围攻通州吗。”

    郑勋睿点点头。

    “不错,我就是这么分析的,入关接近一个月今天谈完了的作战,阿济格和阿巴泰无往而不利,后金鞑子在京畿各地肆掠,他们根本没有将朝廷大军放在眼里,尽管他们取得了数十次战斗的胜利,可说起来他们也没有遭遇到多少真正的恶战,所以他们一定会找寻适当的机会,与朝廷大军展开厮杀的,围攻通州就是最佳的选择,如此的情况之下,我们若是到通州去了,岂不是失去了所有的机动性,要知道郑家军也是起兵,失去了机动能力,战斗力就大打折扣了。”

    “大人的意思是,郑家军还是要保持机动,能够保持机动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进入通州城池,可这样危险性也增加了很多啊。”

    “京畿地方那么大,后金鞑子若是想着追着我们作战,那就试试看吧,我巴不得他们这样做,他们人数太多,不可能总是成为一个总体,这样我们就能够机动作战,随时移动,再说了,后金鞑子是在京畿作战,一旦遭遇到强敌,他们不可能不担心,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下去,他们的士气会遭遇到沉重的打击。”

    徐望华点点头,不过脸上还是有着担忧的神情。

    “徐先生,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郑家军若是这样的局面都难以应付了,那就仿佛缺了这味苦我们还活不下去说明无法和后金鞑子抗衡了,此外还有一点,后金鞑子若是进攻通州,郑家军在外围借机打击后金鞑子,会让他们首位难以兼顾,让他们无法全力进攻通州,如此情况之下,我们就可以慢慢的消耗后金鞑子的实力,最终让他们灰溜溜的离开。”

    “大人的意思属下明白了。”

    郑勋睿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极大的勇气,郑家军进入到通州城池,那是最为安全的,相信郑家军守候通州城池,后金鞑子休想撼动通州城,不过这样的作战,过于的被动了,我不想郑家军沉湎于守卫城池的战斗,他们需要的是与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他们需要在面对面的厮杀之中磨砺自身,或许我做出这个决定,会让郑家军的伤亡增大,很多的将士会献出生命,但这是郑家军必须承受的,只有在这样的战斗之中磨砺,郑家军才能够真正成为无敌的军队。”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勋睿的神色变得坚毅起来,充满霸气的自信也展现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