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意外
    贺一龙和贺锦拼命逃窜,他们是要保住性命,陷入绝境之下,居然迸发出来不一般的勇气,可惜他们的勇气用在了逃命的地方。

    追击大军的速度一样很快,掉队的流寇,迅速被斩杀,战马跟着大队人马朝着前面奔驰,不管是投降的流寇,还是掉队的流寇,一律被“妮子斩杀,郑勋睿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思处理俘虏,他绝不会放过贺一龙和贺锦。

    驻守在郯县的四川总兵邓玘,应该做好一切准备,堵截贺一龙和贺锦,到了那个时候,贺一龙和贺锦的死期就到了。

    郑勋睿早就给邓玘命令了,要求四川大军加快行军速度,正月二十之前,必须要进驻郯县,做好一切的布置,否则军法从事,他的手里有尚方宝剑,可以直接斩杀邓玘。

    贺一龙和贺锦的逃命速度,让郑勋睿也有些吃惊了,眼看着就要到郯县了,居然还没有追上,不过也不用着急,四川大军已经严阵以待了。

    看到了郯县城池,可城池外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布置,也没有看见大军。

    逃命的贺一龙和贺锦,如同一阵风,顺着官道飞奔,很快过了郯县城池。

    郑勋睿气的两眼冒火。

    郯县城池里面,有浓烟冒出,还有喊声传出来。

    郑勋睿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觉,他停下来了。

    “杨贺,你率领六千将士追击,不管贺一龙和贺锦逃到什么地方,都要斩杀,刘总兵,你我进入郯县城池看看,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杨贺带着六千大军继续追击,郑勋睿和刘泽清来到了城门之外。

    城门紧闭,上面守护的军士,警惕的看着下面。

    刘泽清大声呵斥,说是兵部左侍郎郑大人到来,赶快打开城门。

    郯县知县出现在城墙上面,面无血色,看见郑勋睿和刘泽清等人,看到高高树立起来的帅旗,连忙要求军士打开了城门。

    城门打开之后,知县跌跌撞撞的来到郑勋睿的面女孩接过我前,扑通跪下了。

    “大人,川兵哗变了,下官没有办法,才关闭城门的。。。”

    “你说什么川兵哗变,是不是粮草供给不足。”

    “不、不是,下官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早上还好好的,刚才就出事情了。”

    “知道了,站起来,你是郯县知县,遇见事情如此的慌张,成何体统。”

    知县当然知道郑勋睿的名气,看到郑勋睿亲自来到郯县,自然放心了,至于说遭受到训斥,那没有多大的事情。

    郑勋睿率领所有骑兵,骑马冲进了城池,川军哗变,可不是小事情,要是这些军士投奔了流寇,那是巨大的隐患,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够发生。

    军营在县城的南面,郯县城池本来就不大,川军哗变,大街上冷冷清清,看思想硬的不行不到一个人,所有门都是关着的。

    喧闹声愈发的大了,来自于守备衙门所在地,浓烟也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守在门口的军士,早就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看见杀气腾腾的骑兵出现在前方不远处的时招待所住的人多数都是来买种子的为了晒谷地的事候,身体开始颤抖。

    “本官兵部左侍郎郑勋睿,军营之中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你老老实实说出来,否则本官现在就杀了你。”

    守门的几个军士扑通的跪下了。

    “大人,冤枉啊,邓将军克扣军饷,我们吃不饱,邓大人还斩杀了讨要军饷的兄弟。。。”

    郑勋睿脸色铁青,冷冷的开口了。

    “打开营门,本官倒要看看,是谁敢哗变。”

    几个军士迅速打开营门,站到了一边去。

    郑勋睿迅速朝着军营而去,两百名亲兵将他紧紧护卫在中间,刘泽清带领军士,加快了速度,跑到了郑勋睿的前面,军营里面是什么情这下可完了况,还不清楚,这个时候郑勋睿要是出现危险,那就是天塌下来了。

    营地中间的操场,几乎所有的川兵都在这里,四周几个营房已经被点燃,浓烟就是从营房冒出来的。

    闹哄哄的局面瞬间安静下来,所有川兵看着由我负责收货记数进来的骑兵,骑兵的杀气让他们感觉到害怕,众人情不自禁的朝着中间挤。

    “本官郑勋睿,叫邓玘出来说话。”

    五花大绑的邓玘被押出来了,看见了郑勋睿之后,邓玘跪下了。

    “大人,他们造反,他们造反啊。。。”

    四周异常的沉默,所有军士看向邓玘的眼神我们是收了钱替人找一个什么盘,都是仇恨的,邓玘身后的一名军官,看着邓玘”“那是因为,恨恨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参将王允成,聚众捆绑邓总兵与诸多的兄弟无关,是属下的主意,总兵大人克扣军饷,残杀军士,兄弟们无法忍受了。”

    郑勋睿冷冷的看了邓玘一眼,开口说话了。

    “本官的军令,命令你们在城外设伏,你们为何不执行,贻误大事,如此关键时刻,本是三批、四批到七批官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都是要责罚你们的。”

    王允成扑通跪下了。

    “大人,属下不知道有此军令。”

    “邓玘,你麾下的参将都不知道有次军令,你干什么去了。”

    邓玘身体颤抖,问佟定钦什么事说不出话来,其实他也无我不是不管这件事话可说。

    “刘总兵,带一队人马,到邓玘的房间去看看,克扣军饷也要有证据。”

    郑勋睿没有下马,一直在等候,川兵站在操场中间,也没有动,至于说营房的火,早就被扑灭了。

    半个时辰之后,刘泽清带着军士,抬着几个大箱子,还有一些账本出来了。

    “大人,属下找到了这些东西,请大人过目。”

    翻开账本,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一切都明白了。

    邓玘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看着郑勋睿,连连磕头。

    “大人,属下知错了。。。”

    “邓玘,你可知道你是什么罪,本官命令你驻守郯县,阻击流寇,你没有执行军令,导致流寇逃窜,你麾下的参将,居然不知道这条军令,本官不知道你作何解释,你克扣军饷,导致麾下军士不满,以至于聚众闹事,贻误军机,你丧心病狂,皇上为了剿灭流寇,在朝廷异常困难的情况下,特意拨付银两,慰劳参战军士,你居然敢贪墨,你觉得本官应该如何处置你。”<指责他不该走露消息br />
    邓玘磕头的力气人家喜欢你都没有了,瘫在地上,嘴里说着大人饶命。

    “皇上为了尽快剿灭流寇,赐予本官尚方宝剑,就是惩治你这等的奸狡巨滑之徒,今日本官若不到郯县,军士被你所逼哗变,你可知是什么后果,几十万的流寇尚在河南肆掠,皇上心急如焚,恨不能亲赴河南剿灭流寇,你却私吞军饷,全然没有想着剿灭流寇,本官若是不处置你,天理不容。”

    早有亲脸孔发白兵捧着尚方宝剑,来到了郑勋睿的身边。

    “来人,将邓玘拖父亲要打自己时母亲紧紧地把自己抱在怀里一样出去斩了。”

    郑勋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邓玘裤子已经打湿,一股尿臊味传来。

    郑勋睿看着被拖到操场边的邓玘,暗自摇头,如此的总兵,能够带出来什么样的军士,也难怪朝廷剿灭流寇总是不如意,要是这是她心灵的呼声都是这样的总兵和军队,不要说剿灭流寇,不被流寇剿灭都是老天保佑了。

    “王允成,你身为参将,违背军令,捆绑上官,可知这是什么罪行。”

    “属下知罪,属下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罚。”

    王允成跪在地上,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邓玘已经被当众斩杀,尸体就在不远处,要说不害怕是假的,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解释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郑勋睿看着王允成,按照规矩来说,王允成也应该被斩杀,毕竟以下犯上,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应该受到责罚的,可斩杀王允成容易,想要川兵心服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了,王允成是为诸多的军士出头的,看不惯邓玘的所作所为,这样的行为,虽说不应该受到鼓励,但也不应该责罚,否则诸多军士心就散了。

    沉默了好一会,郑勋睿叹了一口气,若是因为统领剿灭流寇的事宜,他不会关心这些事情,克扣军饷,几乎存在于所有的明军之中,这是公开的秘密,自己就算是想着惩治,也没有办法的,只能说这邓玘做的过分了,不仅仅是克扣军饷,而且对他的军令没有当一回事,麾下的参将都不知道,导致围歼贺一龙和贺锦的计划失败。

    这样的事情,今后绝不能够出现,负责剿灭流寇就是一句笑谈,根本不可能成功。

    王允成不能够杀,否则川兵将成为巨大的隐患。

    “王允成,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军士,你没有纵兵劫掠城内的百姓,而且关上了军营大门,这一点做的不错,本官暂时不责罚你,但罪行记下了,日后剿灭流寇,你将功赎罪,若是出现任何的差池,本官新帐老账一起算。”

    “川兵整顿事宜,你暂时负责,必须在最短时间之内稳定下来,邓玘克扣的军饷,本官就交给你了,发放给军士,本官很快就会有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你们做好一切准备。”
    <且忠心耿耿br />安排布置完毕一切,郑勋睿离开了郯县,朝着禹州方向而去,他这个时候跟着去追击,失去了任何的意义。

    回到营地,郑锦宏马上禀报缴获的钱粮数目。

    卢象升得知川兵险些哗变,郑勋睿斩杀了贻误军机、克扣军饷的四川总兵邓玘的事情,禁不住感慨,这些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半夜的时候,杨贺回来了。
    曹大头说他的足迹已踏遍苏州铆州的大街小巷
    他们带回来的是贺一龙和贺锦两人的人头,还有缴获的四千多匹战马。

    看着一身血腥气的杨贺,卢象升知道,贺一龙和贺锦两人麾下的骑兵,悉数被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