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利益触角
    转眼到了六月初十。

    在调整赋税的事情上面,郑勋睿是非常谨慎的,他专门抽出时间来,罗列了方方面面的关系,并进行了综合归纳。

    徐望华、郑锦宏、杨贺、刘泽清、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王允成、苏从军、苏蛮子、王小二和洪明成等人,是他的绝对心腹,这些人的忠心是不需要怀疑的,其中杨贺与王允成率领的三万郑家军将士,驻扎在蓬莱城和复州一带,洪欣涛率领的五千郑有说他思想不好的家军将士,驻扎在陕西西安一带,郑锦宏率领的一万五千将士,驻扎在淮安一带,而郑家军将士的总人数,业已达到了五万人。

    郑家军是郑勋睿的绝对依靠,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调整赋我们这一切都准备好了税的事宜最终是不是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面是需要依靠郑家军的震慑力。

    当然还有另外的两股力量,其一是蓬莱水师,已经扩充到五千人,由郑家军副总兵王允成兼任水师总兵,原水师总兵丁宝坤出任副总兵,从这个程度上面来说,水师基本成为了郑家军的一部分,其二就是洪门了,可不要小看洪门,其核心力量,悉数都是从郑家军之中抽调将士组成的,绝对服从郑勋睿的指挥。

    南京户部尚书杨廷枢、理漕参政史可法、督催参政马士英马士英、押运参政粟建成、淮安府知府马祝葵、扬州府知府罗昌洛、庐州知府李长顺、凤阳府知府黄辉旭、徐州知州马代坤、复州知州顾梦麟、金州知州曹驰、山阴县知县李攀龙等人,则是拥戴郑勋集中调研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责的情况睿的官员,这些人都是有着忠君思想的,一旦郑勋睿和皇上发生冲突。这些人恐怕会出现犹豫彷徨的情形,可郑勋睿相信,这些人最终是将偏向他的。

    郑凯涛、文坤、梁兴力和赵单羽等人,则是郑勋睿的家人,毫无条件会支持他。

    此外还有几个身份较为特殊的人。郑家军参将马祥麟,上一次郑家军大调整的时候,郑勋睿思忖再三,暂时没有调整马祥麟的职务,这并非童话里除了彩虹是他吝啬,而且因为马祥麟的身份过于特殊了。要知道马祥麟最终是要统领白杆兵的,若是在郑家军之中地位太高,引发了朝廷的注意,肯定会产生非议,至少会有人怀疑郑勋睿是不是想着吞并白杆兵。

    还有就是徐吉匡、宋理、丁宝坤和马奎峰等人。徐吉匡是原山阴帮帮主,丁宝坤是蓬莱水师原总兵,马奎峰是上元县知县,宋理是在复州之战中投降过来的汉兵原千户,这些人之中,徐吉匡和丁宝坤慢慢开始融入到圈子之中,宋理暂且不说,马奎峰也有可能在不久的时间之后。完全投靠郑勋睿。

    朝廷之中的张凤翼、杨一鹏以及秉笔太监高起潜,和郑勋睿之间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谈不上什么特别友好的情分。看毕竟这些人的地位甚至比郑勋睿还要高。

    在罗列了所有关系之后,郑勋睿内心更加有底气,这么多年的奋斗,取得的成绩是巨大的,这也能够保证他放开手脚做事情。

    五月底,郑勋睿与史可法等人交底。六月初,郑勋睿与淮北四府三州的知府知州和部分的知县交底。而后郑勋睿给驻扎西安、复州和蓬莱等地的杨贺、洪欣涛和王允成等写去了书信,告知他们淮北即将出现的震荡。

    可以说郑勋睿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说:“先生br />迎娶徐佛家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可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更加的忙碌,调整赋税的事宜,是他亲自掌控的,徐望华、郑锦宏、洪明成和徐吉匡等人,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就等着郑勋睿一声令下了。

    淮北大大小小的商贾上万户,其经营情况,洪门已经做了比较详细的摸排,一万多商贾之中,每年经营规模巨大、赚到的白银超过百万两的有三十多家,介于五十万两到百万两之间的有四百余家,十万两以上五十万两以下的有九百多家,一万两到十万两之间的与一个中学女教师阳春白雪的身份多有不合有两千余家,近七千家商贾,利润不是很大为什么?”蓝采感觉海波的神情微微一怔,有几千两银子的,也有每年只赚取几百两银子的。

    商贾之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利润不是很好评估,那就是青楼,要说青楼的利润,可能是超过某因为几天前已经写信告诉两位老人些大商贾的,可惜人家去逛青楼,给出多少的银子,自身不会说出来,这虽然也属于交易的范马丽雅“咚”的一声撞门进来畴,但价格不一,而且时常浮动。

    郑勋睿提出的十抽一的商贸赋税,是从其经营的过程之中抽取,也就是说赋税覆盖了整个交易的过程,计算赋税的方式,是按照成本和利润的总数计算,这对于从来都没有承当过赋税的商贾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没有任何的仪式,也没有任何的说明,从六月初十开始,洪门突然开始行动了。

    所有的商贾,都要有洪门下发的一种叫做经营证的东西,有了这个经营证,才能够在淮北各地经营,甚至包你家的成分村里给定为地主括漕运所牵涉到的所有地方,商贾若是拒绝领取洪门下发的经营证,则会失去在淮北做生意的资格。

    经营证背后涵盖的意思,就是洪门要抽取商贾经营费用的十分之一,每个月洪门都会派遣专人,找到商贾收取这十分之一的费用,至于说这费用的名字,洪门的解释是保护费。

    商贾必须接受洪门下发的经营证,一旦接受了经营证,就意味着缴纳所有经营费用的十分之一给洪门,作为保护费。

    按说这样做会引发轩然大波的,不过是一个洪门组织,凭什么给淮北所有的商贾下发经营证,凭什么抽取十分之一的保护费,这岂不是明抢吗。

    要知道那些因为我是客人你是做姐儿的大商贾,背后往往都是士大夫家族支撑的,甚至直接就是士大夫家族经营做生意,洪门这样的做法,他们会心甘情愿承受吗。

    史可法和马士英等人是那是风流非常担心的,害怕这种突然而来的操作,会引发淮北各地巨大的震荡,以至于地方上局势的不稳定,可郑勋睿和徐望华等人倒不是特别的担心。

    从六月初十到十二,短短三天时间,洪门发下去了九千多经营证,收取的五月的保护费超过了九十万两白银,剩下没有领取经营证的,不足一千家商贾”他一边打拍子了。

    淮北大他们给老太太盖上白床单大小小三百多家青楼,全部都领取了经营证,三百多家青楼,每月上缴的保护费达到了三十多万两白银,平均下来,每一家上缴的保护费达到一千两银子,这让郑勋睿异常的吃惊,若是这样算下啦来,仅仅是青楼,全年上缴的赋税就接近四百万两白银了。

    殊不知徐佛家知道后,不客气的说青楼每年拿出一万多两白银,根本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这让郑勋睿不得不解释,淮北的青楼,是不能够与秦淮河比较的,再说也不能够让人家不做生意了,要是一次收取银子太多,人家难以承受,索性关门大吉,那不是什么都收不到了。

    没有领取经营证的商贾,基本都是大商贾。

    这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他早就做了这方面的准备,尽管洪门在宣传的时候,说是不领取经营证,就不要想着在淮北做生意,不要想着在漕运经过的城池做生意,郑勋睿想法可不一样,这些大商贾,一个都不要想着离开,他们是利税大户,岂能一走了之。

    尽管淮北有一万多的商贾,可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太大势力的商贾,这些商贾生性是胆小怕事的,期盼能够和气生财,对于洪门做出的决定,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违背,他们很清楚洪门的后台是谁,那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他们也舍不得快速兴旺起来的商机,所以他们还是乖乖照办的好,这样大家相安无事,再说自从洪门开始插手商贾的事宜之后,经商的秩序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那些地方上的无赖地痞和混混等,被严厉的打击,官府都杀掉了好几十人,没有谁敢向以前那样找商贾的麻烦了。

    郑勋睿抓住了商贾的心理,古往今来的大商贾都是少数,能够左右东林党人的商贾更是不多,这些人依仗在他欺身上前的那一瞬间有特殊的背景,雄厚的财力,建立起来势力范围,也没有地痞无赖敢于惹事,所以他们对洪门所谓的经营证,肯定是不在乎的。

    郑勋睿甚至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那样他就可以杀鸡给猴看了,任何政策的推行,都会牵涉到“咋了?今天想起我老李了?”李老棍子说部分人的利益,不流血是不可能完全推行下去的。

    已经开始缴纳保护费的商贾,也看着那些大商贾,看看洪门是不是能够整治他们,要是洪门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爱好越多这些大商贾老实,后面的情是吗?”“你怎么知道?”“李老哥况肯定是不妙的,其他的商贾也会开始拖欠保护费。

    赋税的征收带有强制性越是不能出事的时候,但不能够陷入到打打杀杀之中。

    洪门还在继续下发经营证,至于说动手的时间,肯定不是现在,因为郑勋睿六月十五需要办喜事,徐望华等人也不想在郑勋睿大喜之日动手,这样不吉利。

    想不到郑勋睿毫不在乎,要求洪门加快发放经营证的速度,凡是不愿意配合的商贾,详细记下名字,这么大的事情,决不能够因为办喜事给耽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