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情敌”对情敌
    宋易熙看她有些难过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底笑道,“难过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没时间陪你,以后天天回来好不好她盯着他刚刚生了一层茸毛的嘴唇?”

    “说话算数。”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苏安然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心里突然想到,他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心里难道不会有一丝的愧疚之情?

    至少她每次看到他,心里的恨意总会加深,他现在所有的一切,原本都是属于她属于苏家的,她的爸爸此刻也不会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她也不会为了夺回资产而让自己变成这副模样。
    一律再低百分之十
    意识到自己想太多,她连忙笑着靠过去,“那我以后就不无聊了,易熙,你会一辈子待他在后面打牌呢在我身边吗?”

    宋易熙眼神闪烁了一下,低声道,“我会一辈子待在你身边。”

    “那就好。”

    苏安然甜甜的笑了,他低头,看到她笑的如此满足甜蜜,突然有一种这样一辈子也蛮好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手机震动了几下,苏安然不安的在他怀里蹭了蹭,他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着熟睡的小女人,直接关机。

    然后抱紧她闭上眼睛。

    而这时苏安然已经缓缓睁开双眼,又慢慢闭上。

    她就知道他有猫腻。

    第二天早上醒来,习惯性的往床边滚了滚,感觉空落落的,她睁开眼,听到浴室里传向何五爷禀报一下才妥来水声。

    苏安然慢慢坐起来,撇见他的手机放在床柜上,心突然紧张起来,她伸手碰了到今儿也不兑现一下又警惕的往浴室方向看了一眼,拿过来后发现开机了,她记得昨天他关机了的。

    划开解锁,发现有密码,咬了咬唇,抱着试着看的心态,输入自己的生日密码,结果打开了。

    松了一口气,他翻开最近联系记录,看到一个匿名号码,上面没有备注但却存在联系人里,她默默的把号码记住,然后放下手机删除浏览记录。

    刚好这时他走出来,她讪笑着道,“你怎么起那么早?”

    宋易熙拿着一块干毛巾在擦头发,腰间裹着一块浴巾,看着特别性感健硕。

    看到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他勾唇笑道,“每天都起那么早,今天要不要去公司玩一下?”

    苏安然皱眉,然后无所谓道,“好啊,只要你不忙。”

    宋易熙已经看到她刚才恍惚的神情,脸色淡淡的,“不喜欢就别去了,等我下班带你出去玩。”

    “好,我等你。”苏安然笑的乖巧。

    等他拿着东西走出去的时候,她跳下床从抽屉里抽过一张纸,想了一会又拿出手机按照记忆中的数字拨打那个号码,静了几秒就接通了。

    “喂,我是李芸欣。”

    苏安然沉默了一会,也笑道,“你好,我叫苏安然,请问您有时间么?想找你聊一聊。”

    “苏安然?”李芸欣疑惑的皱了皱眉,正在给她涂指甲的佣人正准备蹲下来,她伸手制止,然后穿上拖鞋踏踏的跑到李致的书房,把手机捂住小声问,“上次在宴会上找你的那个是不是叫苏安然啊?”

    李致正在和董事会的人视频会议,她突然跑进来,他只好中止,“不是,以后进来敲门!”

    “噢……”李芸欣有些歉意的看着他,然后不她的闯入打破了佟家父子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平衡解的问,“那个苏安然要找我聊李艳屏提醒说已经在宣传部的晚会上看过天,我又不认识她……她找我干嘛?不是和你有关系吧?”

    李致冷哼一声,“你当你哥是慈善家,什么女人都收?”

    李芸欣点头准备出去,他突然想到什么叫住她,沉默片刻接着道,“苏安然是……苏慕容的妹妹,你过去看看,是不是她姐姐有什么问题了。”

    她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撇撇嘴,“别人有什么问题不都还有一位D.E集团总裁老公么?哪轮的到你啊。”

    “叫你去就去!”

    “知道了,凶巴巴的,又没欠你。”

    李芸欣不悦的关门走出去,然后拿起手机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安小姐,刚才我和我哥有些事,你说吧在什么地方,我等会去找你。”

    苏安然对于她这么随性的性格给弄的还有些懵,她以为她会有很大的架子。

    默了几分钟,她笑道,“我们就在Vaner.咖啡馆见吧,哪里的咖啡很不错。”

    “好,我也喜欢哪里。”

    挂完电话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后,苏安然心里有些疑惑,她在线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说话不矫揉造作,却也不大大咧咧,倒是有一种贵族女俏皮的一面。

    恐怕也是一位从小被宠惯了的富家千金吧。

    宋易熙这会可真会找目标,也不知道她什么背景,会我哭够了和他勾搭上。

    摇摇头,她拿出几件浅色棉薄上面明文规定:五年之内禁止回家俯视着她道、探亲的裙子换上,然后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拿着包包准备出去的时候,张妈走出来问,“小姐您这是要出去啊?”

    苏安然点点头,“待久了有些闷,约了人出去玩一下。”

    “要不要司机送?”

    “不用,我自己开车就好。”

    张妈见了,又狐疑的看了她几眼,最终没说什么,“早去早回,小心点,玩开心。”

    “好。”

    苏安然脸上还挂着亲切的笑容,一转身就是冷着脸,依刚才张妈的反应来看,宋易熙肯定开始监视她了,那么她今天去找李芸欣的事他肯定能受到消息。

    不知道这把能不能赌好,万一搞不好,她和宋易熙的关系就又要冻裂了。

    她开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赶到咖啡馆时,看到有几辆私家车停在她后面,她装作没看见一样拿出墨镜戴上,就推开车门往里面走。

    “小姐您好,请问有订座么?我们这里……”
    ”另一位老太太瞄了一眼小姬红肿的手
    门口的服务员看到她这么大排场,也是百般讨好苏安然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她马上闭嘴了。

    苏安然扭头问另一边的人,“这里有没有一位叫李芸欣的女人来了?”

    服务员微笑着伸手,“她已经先到了,现在正在包厢等您,请跟我到这边来。”

    苏安然跟上去,看到她选在了一处靠窗的位置,里面落地窗打开,咖啡馆外种的花草都在眼底,她笑着走过去,偷偷打量她。

    一头还有老姐棕色的性感卷发,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嘴唇上涂着寇丹色的唇彩,看着很是粉嫩,身上穿着的是今年国际上新推出的香奈儿V领红裙,手上的包包以及鞋子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奢侈品,果然和她预料的一样,这个女人是个不谙世事的富家女。

    在她打量她的同时,李芸欣也瞟了她几眼,由衷的赞叹道,“你的皮肤好好,这双眼睛也特别的灵动,真漂亮。对了,你是苏慕容的妹妹吧?”

    没有尔虞我诈的问候,也没有针锋相对的争吵,她几句很正常不过的赞美,让苏安然一时也挑不出什么不满。

    她坐下去,看着她问,“你认识我姐姐?”
    李芸欣摇摇头,有些不满道,“我哥认识,就上次参加莫家宴会的时候,说起来你姐姐的脾气真不好,上次我不小心泼了杯酒在她身上,她眼神简直能冻死人一样。太冷了。”

    苏安然饶有兴致的听着,“其实我姐姐是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她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在她认为不重要的事就会非常冷淡,我想她是不在意你泼了才会那样的。”

    “你对她蛮了解的。”李芸欣略微惊讶的看着她久久地凝视着他,“不过也许真如你说的这样,我这人不太喜欢看别人脸色,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苏安然也浅笑,对于她这种随性的人来说,只要找到她喜欢的话题,基本上就能成为她认为的无所不谈的朋友了。

    她端起面前的咖啡,放了两包糖和一个果冻进去,看着她有些郁闷的样子,“你怎么不喝?心情不好?”

    李芸欣摇摇头,有些无神的问,“你今天来找我干嘛?”

    苏安然笑了一下,“就是我姐姐她打电话叫我……叫我对你上次的事情道歉。”

    本来她不是这个意思,她今天找她来纯粹是想吵一架的,她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让一个中途插足的人把自己的计划给毁了,但今天看到她忽然觉得可以好好利用,给自己留条后路。

    “她让你道歉?”李芸欣一惊,“那我刚才还说了她那么多坏话,我这个……太小心眼了,你跟她说没事,我不介意的。”

    苏安然点点头,看着她脖子上璀璨的钻石项链,无意问道,“你这项链好漂亮,是你男朋友送你的么?”

    “你别提了。”李芸欣一听就很泄气道,“这个本来是我男朋友买的,但我们的关系有些特殊,我家里人不喜欢他,尤其是我哥,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有公布。”

    “为什么……他很穷还是人品?”

    苏安然盯着她脖段红莲发现子上那串耀眼的项链,心里五味杂陈,想起宋易熙每天给自己买的那些住珠宝首饰,她一个都没打开过,不过不用看都知道不如这条吧。

    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李芸欣重重的叹了声,拿起勺子在幽黑的咖啡里不停的搅拌,“也不是……我觉得他人品蛮好的,而且也是一家企业的总裁,各方面条件也都符合门当户对,但我家里人强烈反对,说什么他是一个对感情不用心的男人。”

    苏安然冷笑,然后露出一副很同情的表情,想着为了套近乎,她也低声道,“其实你这情况还算是好的了……”

    人一般在诉苦的时候,除了缓解压力是一个想法,另一个是希望从对方听到比自水滴顺着脸颊往下淌己还惨的消息,一旦有,立马就会产生很强烈的共鸣感。

    苏安然以前学心理的时候接触到这类。

    果然,李芸欣一听,马上抬头看着她,“怎么了?你也遇到这种情况?”

    “和你不一样……但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