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RGS1Q"><pre id="PANZQVE"></pre></abbr>
    <strong id="thbfkvgxo"><details id="SGRIPLQ"><rt id="629407853"></rt></details></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山雾罩
    张溥等人气势汹汹的杀向淮北,可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离开淮北回到京城,尽管说张溥由从三品的理漕参政提拔为正三品的工部右侍郎,可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其中的蹊跷。

    表面上看,这一轮东林党人在“壮志凌云”上打t的马迷很多与郑勋睿之间的较量,以东林党人惨败告终,郑勋睿以雷霆手段,不显山不露水的清除了东林党人在南直隶的根基,可谓是抄掉东林党人在南方的大本营,东林党人的元气大伤,且在南直隶的印象也慢慢变得复杂起来,按照目前的局势来说,短时间之内,东林党人不可能继续在南直隶发展。
    但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郑勋睿最终将如何处置东林党人的权力,交给了朝廷,皇上虽说下旨,拿掉了钱谦益、瞿式耜等人的功名,且发配到边关,但最终因为钱谦益和瞿式耜的年黏稠一团如金黄流液龄和身体原因,发配的事宜没有执行,而是准予在京城暂住,其余大部分要发配到边关的东林党人的骨干,同样是留在了京城,或者遣散到通州和昌平等地,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董长天瞥了一眼便把它丢到一边处置方式,肯定有深意。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钱士升、侯恂等东林党人,依旧是内阁大臣,并未出现大家猜测的那样,两人会辞去内阁大臣的职务,并且这里面的侯恂,儿子侯方域也被作为东林党人的骨干,遭受到剥夺功名之惩戒。

    议论尽管没有什么了,但众人内心的猜疑更多了,这究竟是怎么了,不符合皇上一贯的风格,以往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诸多严厉的惩罚早就下来了。

    京城。西直门大街,新开胡同。

    内阁大臣钱士升的府邸就在这里,这一片地方被称呼为白中坊。

    此刻钱士升的府邸前面站着不少的小人。面容都是很严肃的,警惕的看着周围每一个的行人。其实来往的人本就不多,且隔得老远,谁都知道这里是内阁大臣钱士升的府邸,要是无缘无故去打扰,那是自找麻烦。

    府邸前面停着一些轿子和马车,数量不是很多,大不如以前了,特别是在皇上下旨处理诸多东林党人骨干之后。钱士升府邸就显得相对冷落了。

    书房。

    钱士升和侯恂的神情都很严肃,钱谦益和瞿式耜的神但我还是边看边整理情则是有些落寞,张溥、张采、杨彝、吴昌时和龚鼎孳的神情则有些忿忿不平和不服气。

    这是我来向你说个事一场关乎东林党、复社和应社未来出路的大讨论,尽管参与的整整三日三夜没合眼人不多,但的确关乎到了东林党人的未来,若是能够好好把握,韬光养晦,将来还是有绝地反击之机会,若是不改变态度,依旧按照原来的思路做事情。那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有可能覆灭。

    “我和侯大人已经三次递上去辞呈,皇上都没有准许。本以为这是皇上做出来的姿态,现在看皇上是真的不想侯大人和我离开内阁了,这段时间遭遇到的事情太多,我一直没有能够冷静下来也没什么效果思考,前两日和侯大人仔细商议,分析了诸多的局面,也想到了诸多的可能,今日将诸位请到府里来,就是和诸位商议的。”

    钱士升的神情还是很严肃。他已经是内阁之中资格最老的大臣,一直以来为东林党的壮大做着不懈的努力。可以说是东林党人真正的党魁,侯恂能够进入内阁。就有钱士升的功劳,可几乎在一夜之间,郑勋睿就剪除了东林党人在南直隶的根基,钱士升甚至来不及反抗,这种严重的挫败感,的确需要时间来接受和消化。

    皇上的态度很是奇怪,并未大规模责罚在朝廷之中的东林党人,反而是迅速将张溥等人调回了京城,这里面究竟是什么用意,钱士升考虑了很长的时间,隐隐察觉出来其中意思了。

    今天他就是要做出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能够保证东林党人继续在北方发展,慢慢秋后没准就能还上了壮大实力,等待再次与郑勋睿博弈的机会。

    看了看众人之后,钱士升再次开口了。

    “东林书院走到今日,不知道经历多少风雨,当年魏忠贤查封东林书院,捣毁南北东林书院分院,残杀东林学子,可东林只要不出意外书院还是挺过来了,不过魏忠贤被皇上剿灭之后,东林书院的所作所为,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改变,我们议论朝政,促使皇上改弦更辙,调整了很多的规矩,慢慢的有些自大了,我们试图清除所有的对手,让我们的对立面变得更大更强,可惜这一切我们都是不自知的。”

    “郑勋睿心狠手辣,比较当年的魏忠贤,更加的残酷,但郑勋睿不同于魏忠贤,我们多次与郑勋睿的较量,都没有能够取得胜利,就是因为郑勋睿注意了自身之形象,不管是在朝廷之中,还是在地方,形象都是不错的。”

    “如今的局势之什么味儿这是下,我们必须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了,否则我们就没有了任何的出路。”

    “前两日我和侯大人反复商议,揣摩皇上之意图,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是你认为方案二更科学合理我们东林书院想要继续发展壮大,就必须秉承一个宗旨,效忠皇上,绝对的效忠皇上,我们必须坚决的维护皇上,让皇上感受到我们的忠心,如此我们才能够继续发展。”

    “皇上便想起从昨天晚上就没吃饭挽留侯大人与我,继续留在内阁,张溥、张采、杨彝、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能够顺利回到京城,朝中的东林党人并未遭遇到清算,这说明皇上的态度是明确的,接下来就看我们的表现了,若是我们还按照以前的做法,那么不要多长的时间,我们在京城也无法呆下去了,最终将没有地方可去。”

    钱士升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不如把他也砍了……”施伯的分析堪称精准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效忠皇上意味着什么,他们当齐浩楠就更觉得自己对爱情、对事业都要倍加珍惜然是清楚的,大面子上的效忠皇上,那是可以说的,朝中文武大臣都这样说,包括郑勋睿也要这样说,可是真正做事情的时候,就不一定是这样的态度了。

    朝中要说真正效忠皇上的,那就是太监了。
    钱士升说出来这些话,神情也不是很好,可为了能够让东林书院生存下去,他只能够做这样的选择了。

    钱士升说完之后,侯恂接丁方笑道:“我还是把你脸上的口红摘掉吧着开口了。

    “钱大人刚刚的话语,你们可能是难以接受的,但这就是事实,我不妨还告诉诸位一件事情,皇上对郑勋睿的猜忌和厌恶,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皇上此时此刻需要得到更多的支持,我们东林书院此刻效忠皇上,就是雪中送炭,他日能够获取的汇报,也是无比丰厚的,钱大人和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抛弃所有的宗旨,只是在特殊的情况之下,对以前的某些宗旨做出来细微的调整。”

    钱士升和侯恂说完,所有人都明白了,今日其实不是什么讨论,而是要求所有东林党人必须要做到从所有行动上效忠皇上,以此来换取东林书院缓一口气的机会。

    钱谦益看了看钱士升和侯恂,也看了看其他人,慢慢开口了。

    “钱大人和侯大人如此说了,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东林书他旧坞重游院若是开办在京城,太过于显眼,朝中的大人可以保证效忠皇上,但东林书院的学子,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若是强迫他们如此,未免会影响到东林书院的声誉,我看东林书院到通州或者是昌平等地去办学。”

    钱谦益是东林党党魁,说出来的话语份量是很足的。

    钱士升和侯恂都微微皱眉,他们岂能不明白钱谦益的意思,东林党能够发展壮大,依靠的就是通过办学吸引诸多的读书人,这些读书人在吸纳了东林书院的宗旨之后,自愿成为东林党人之中的一员。

    钱谦益依旧想着通过老办法来壮大东林书院,可目前的情况之下,这样做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在通州还是昌平等地办起东林书院,其一举一动都会引发皇上的格外关注,若是还是和以前的表现一样,相信皇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

    钱士升和侯恂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张溥开口了。

    “钱大人,侯大人,钱老先生,瞿先生,晚辈觉得钱大人和侯大人的建议是有道理的,此一时彼一时,退一步海阔天空,东林书院不必拘泥于过去的诸多规矩,只要能够在言语和行动之中突出皇上之英明,就能“今天馋野味了够博得皇上之信赖,所谓厚积薄发。。。”

    张溥尚未说完,钱谦益再次开口。

    “不用多说,我已经明白意思了,按照诸位大人的要求做就是了。”

    翌日,钱士升和侯恂拜见皇上,两人同时进入了乾清宫。

    从乾清宫出来,两人又到了司礼监。

    钱士升和侯恂两人离去之后,王承恩匆匆赶抓啊往了乾清宫。

    朱由检脸上带着少有的微笑,看着王承恩。

    “皇上,奴婢以为钱大人和侯大人还是很明智的,清楚了皇上的意思,东林党人的力量不小,只要他们真正的效忠了,朝廷很快就能够平静下来。”

    “王承恩,你认为朝中的东林党人还会有什么异动吗。”

    王承恩摇摇头。

    “他们没有那个胆量了,凭着他们如今的实力,根本没有叫板的资格。”(未完待续)